拒礼
添加日期:2019-3-19 10:29:37  作者:海门市刘浩通东汽修厂 陆志琴  稿件来源:海门市刘浩通东汽修厂  点击数:7325

“家有廉内助,家和万事兴!”父亲生前常这样夸母亲。

30年前的一天早上,有一客人走后,母亲整理房间时,发现沙发和茶几上有几盒未抽完的凤凰牌香烟:“我们家没有这种牌子的烟啊”。母亲这样想着,就嘟囔着说给正在洗脸的我听,下意识地拿起烟盒看。我抬头望了母亲一眼,只见母亲很严肃地说:“回头问问你爸这是怎么回事,这几盒烟一定要给人家送回去!”

吃中饭的时候,主管公司材料的父亲从单位开会回来了。母亲问了父亲,父亲也说家里没有这种烟。母亲让父亲看了那烟盒里面,父亲也说:“回头给人送回去。”

父亲吃完饭回屋里去了,我便问母亲到底怎么回事。母亲让我看了烟盒里面,原来这些烟盒里面都只有一支香烟,没有完全打开的那半边儿塞着一卷钞票。这说明是早上来的客人故意“落”下的。

母亲赶忙去打听那人的踪迹。得到信息,母亲顶着骄阳骑着自行车辗转找到那人,拿出那几包烟盒:“这是你那天落在我们家的吧,我们家也没有人抽烟,还是留着你自己抽吧。”巧妙地将那几盒“香烟”还给了原主儿——那人是一个材料供应商。

20多年前,父亲在工地当项目经理,建材不经他的批准,就甭想进工地。父亲是个大忙人,一天到晚在外奔波、忙碌,辛苦自不用说了。

记得当时我家并不富裕,一家三代才住五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家里只有一台小电视机,一家人当宝贝似的。奶奶喜欢看戏曲,妹妺喜欢看连续剧,而我却喜欢看动画片,一家人常为看电视争得面红耳赤,谁都想在这时添一台大彩电,可那时彩电不但是时髦货,而且价钱不菲,非一般工薪阶层能承受。

一天,我正在家中写作业,忽然传来敲门声。我快步来到门前打开门,呵!一个人扛着一个大箱子出现在我面前,随后那人将箱子搬进了屋。我赶紧把母亲叫了出来,母亲一看,这是台大彩电呀!送彩电的中年汉子凑了上来,一脸笑意地对母亲说:“我姓李,这个电视机是陆经理叫我送来的。”妈妈不相信,就给出差在外的父亲挂了个电话,果然,父亲压根不知道这回事。母亲刚打完电话回过头,那人转身就走,而且越是喊他,他跑得越快。母亲连忙将彩电搬上三轮车,追了两三里路才追上那个送彩电的人。

在我记忆中,别人送礼这事,我家常常遇到,但都被母亲及时拒之门外。尽管儿时的家庭条件不好,但母亲常教导我们“人穷不能志短”。母亲是从一根针、一个瓜、一分钱等小事说起,教育我们不要贪。如今,母亲虽然年事已高,但对“廉”念念不忘,常常教导儿孙们要做一个正直的人。

海门市刘浩通东汽修厂 陆志琴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向上
CopyRight © 2016 中共南通市海门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海门区监察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北京中路600号 邮编:226100 电话:0513-82200569 传真:0513-82267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