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向深渊 ——海门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群工作部原主任苏建荣涉嫌犯罪纪实
添加日期:2020-9-28 10:12:02      点击数:3663

2013年12月10日,涉嫌犯罪的海门经济技术开发区党群工作部原主任苏建荣被依法逮捕。

经查,苏建荣在2004年4月至2013年期间,利用担任海门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党群工作部主任、政协工作联络委员会主任职务之便,在干部评优、提拔、招录等过程中为他人提供帮助,多次涉嫌收受或索要钱物,数额巨大。1997年至今,苏某与辖区企业主等人多次以“八湖头”形式进行赌博,输掉100多万元。

2014年3月4日,苏建荣被海门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并没收财产人民币八万元。

 

欲在股市发财  却搞得倾家荡产

 

 2007年,中国股市炙手可热,连不识字的大爷大妈都成为中国股民,钱来得太容易了,这也大大刺激了一批又一批股民进入股市,企图在脆弱的股市里捞金。

狂飙突进的股市,大盘日日红色高歌。看着身边炒股的朋友一个个都发了横财,一心想发财的苏建荣和这些人一样,一头扎进了股市

据苏建荣交代,2007年末,他听水利局一个朋友说,2008年是“奥运年”,钱放进去多少,就能涨多少。本来战友托苏建荣在开发区放了80万集资款,年底就到期了。听说股市这么红火,想着家里要买房、装修,自己曾经开饭店亏了两万多块钱,如果拿着战友的钱投进去,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这不是很好吗?于是,苏建荣未经战友同意,就把即将到期的这笔集资款,以及自己的20多万元一起投入到了股市。

炒股后的苏建荣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工作上,只要是股市开盘,他就关注股市。查阅苏建荣的股市交易明细,最频繁的成交记录一天竟有30多笔。虽然纪委多次三申五令要求机关干部上班时间不得炒股,但苏建荣对此置若罔闻。

 然而命运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美好。2007年股市股指最高6000多点时投进去的,三天后就遇到股市大跌,此时苏建荣慌了神,就找那位曾经指点股市的朋友询问该怎么办?那位朋友让苏建荣稳住,钱就放在股市里。后来股市一落千丈,最后拿出来时,100多万元只剩下十来万了,亏了80多万。

 股市如此的凶险,是苏建荣始料未及的,面对巨额亏空,让苏建荣一下子懵了,怎么来填补这个大窟窿呢?自此,苏建荣开始了他变卖家产、东拉西借、四处索贿的堕落人生。2007年,苏建荣以40万元的价格在海门市区购入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本来打算日后作为儿子的婚房,但是为了尽早将钱还给战友,他将房子以42万元卖掉。除把房子卖掉后,苏建荣又同别人借钱,拼拼凑凑还给战友75万元,还欠5万元。

或许,此时的苏建荣悬崖勒马还为时不晚,只要能兢兢业业地工作,日子还能恢复平静,殊不知,难抵诱惑的他又染上了赌博恶习。

 

欲在牌桌翻身  却在泥潭越陷越深

 

有人说赌博是万恶之源,是个无底黑洞。也有人说,赌徒的钱包是从不上锁的,因为赌徒们赢了想“再接再厉”,输了想捞本翻盘,结果越输越玩,越玩越输,欲罢不能,万劫不复。

2008年股市投资亏损以后,对苏建荣的家庭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对他精神上也是重创。他只能东挪西借。但抵制诱惑能力很差的他认为股场上亏了后,赌场上或许可以扳一扳,钱来得快一点。

一开始,苏建荣因没有多少资本,所以只能“小来来”。但发展到后期,每场都要上万元输赢,甚至动辄三四万的输赢。据纪委调查发现,2007年以来,苏建荣参赌数百次,一次输赢额在万元以上的就达近百次。也许是苏建荣的运气不佳,几乎逢赌必输,最后输红了眼,走向疯狂。

曾经和苏建荣赌过钱的人都感觉他不应该这样,他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一场赌。苏建荣赌钱的瘾太大,每次都主动找人赌钱,输了钱还久拖不还。

为了筹集赌资,苏建荣拉东墙补西墙,四处借钱。苏建荣在外自封“开发区组织部长”,对辖区企业声称自己是个重要人物,对企业党组织评先评优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些企业主不明就里,稀里糊涂地把钱借给了苏建荣。2012年初,海门市进行区域调整,原三和镇并入海门经济技术开发区,2012年4月苏建荣被任命为海门市滨江街道政协工作联络委主任。上任后,苏建荣在第一次召集辖区内政协委员开会时,认识了原三和镇一家纺企业老板Z某。第二天,苏就急不可耐地对该企业检查指导工作,一番寒暄之后,苏建荣就以买房缺钱为名,向Z某借款10万元。Z某碍于他领导的身份,认为买房又是件大事,这个忙说什么也必须帮,于是二话没说就借给苏建荣10万元。如愿以偿后,苏建荣当即表态: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他帮忙,在开发区一亩三分地上,他的话还是算数的。据悉,仅2013年,苏建荣先后向辖区内3、4个企业主借款数十万元。据他交代,先后向机关干部、老板、村干部、同学和亲戚借款200余万元。

 

欲用权力变现  却丢失了良知人性

 

 苏建荣利用担任开发区党群部主任的职务之便,以考察、提拔、任用等环节所拥有的话语权,向辖区支部书记、部门下属索取贿赂。

 L某是开发区某社区的支部副书记,长期借用至开发区统计办工作,为了在去年8月的换届选举中能当选社区的支部书记,L某几次找到苏建荣,希望他能关心提携自己。2012年6月的一天,苏建荣在牌桌上又以战败告终,为还赌债,他想到了L某。提出向她借1.5万元。半小时内L某就把钱送到了,苏建荣写了一张借条给她,但第二天,L某就把借条还给了苏建荣。L某想,因为苏建荣是领导,所以他开口借钱,也不好回绝。苏建荣见L某主动将借条还他,想自己正好缺钱,就默认了。

2013年8月,开发区村、社区换届选举,苏建荣在开发区主任办公会议上竭力推荐L某,虽然会议上有人持反对意见,但是在苏的坚持下,L某成功当选为社区支部书记。

“马上要考察干部了,考察材料都是我写的,我肯定会关心你的。”这是苏建荣经常对辖区村、社区干部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也是他能顺利从村干部处借到钱的资本。某支部书记黄某在2004年就借了两万元钱给苏建荣,当时苏建荣的理由是装修房子,然而将近10年过去了,苏建荣对还款一事只字未提。

C是去年分配到开发区工作的小伙子,尽管工作勤奋卖力,踏实肯干,但是还是经常被苏建荣无端挑刺儿,苏建荣有时当众不留情面地责骂小C。在这位顶头上司提出借钱的要求后,没有什么积蓄的小C是惹也惹不起,躲也躲不掉。据小C讲,苏建荣几次逼他借钱,如果不借给他钱,日子是很难过的。苏建荣经常讲,要听话,要按他的意思办,要不然,他就不让小C在开发区工作,从哪儿来还回哪儿去。小C的一个同事,当时身上只有五千块钱,被他逼得借了四千五百块给他,就剩了五百块钱的伙食费。

红了眼的赌徒苏建荣,不停地向下属们借钱、索要,对于如何还款,他已经无暇考虑,只要能借到钱度过眼前的难关,他什么都做得出。D某是苏建荣的战友,2012年他电话给苏,说儿子马上要大学毕业了,希望苏能想想办法,帮助他到经济比较富裕的海门来工作。接受请托的苏建荣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上下斡旋,通过极力向分管领导推荐,D某的儿子顺利进入开发区工作。2012年9月,又缺赌资的苏建荣,突然想到战友D某,于是打电话问他手上有没有钱,正好帮他的儿子活动活动,实际上以这个为借口,向他要钱。后来D某借钱给苏建荣了。D某借给苏建荣的钱,苏建荣心安理得地“笑纳”了,认为这是自己应得的。

上了赌瘾的苏建荣还打起了公款的主意。2012年5月送戏下乡,本来一万元钱是给团队的劳务费和服装费,还有刻光盘的费用5000元,为了打牌就把这15000元占为已有了。据苏建荣自己交代,2012年6、7月份以来,他赌博达到了疯狂地步,下午三四点钟,只要赌友们打他电话,他就立马放下工作,急忙前往,每逢双休日,常常赌到深夜。

 

欲想美好未来却在狱中忏悔抱憾

 

曾经的苏建荣是有远大理想抱负的。在军营锻炼过的他,以顽强的意志、过硬的作风深得部队领导的赏识。转业到地方后,苏建荣也曾心无旁骛,爱岗敬业,深得领导信任,获得过“南通市优秀军转干部”等多项荣誉。

苏建荣在忏悔书上写道,曾经有位市领导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小苏,你是做党务工作的,尤其是政工干部,更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现在,苏建荣觉得对不起这位领导……赌博把他的神经麻醉,只要能拿到钱,只要能打牌,什么也不顾了。

苏建荣本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工作,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儿子从小成绩优异,从名牌大学毕业,本可进入某著名媒体工作,因苏建荣无法承担炒股、赌博所欠下的亏空,儿子被迫从北京考回了南京。今年27岁了,没有女朋友,也没有房子,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苏建荣忏悔道,他妻子跟随他一生走得胆战心惊,这一次又给她这么重的打击,她生了重病,为了他为了这个家积劳成疾。

和其他违纪违法落马人员一样,苏建荣也为自己算了一笔账,这笔账算下来,苏建荣才真正明白了他失去的是什么,他说,他每年的工资收入也有十四、五万,政治上也有很多荣誉,现在到了这个地步,经济是损失惨重,干了34年划上了一个不光彩的句号。他多想变成一只蚂蚁,因为蚂蚁还能钻出去晒晒太阳。身陷囵圄的他终于感受到自由的可贵,可惜为时已晚。(海纪宣)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向上
CopyRight © 2016 中共南通市海门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海门区监察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北京中路600号 邮编:226100 电话:0513-82202420 传真:0513-82267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