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剧终落幕——南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总公司高管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添加日期:2023-7-7 9:56:23    稿件来源:江海清风网  点击数:2223

基本情况:

张单华,男,汉族,1973年5月出生,江苏南通人,本科学历,1995年8月参加工作,2001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南通市通州区审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通州区财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原南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总公司总经理,南通高控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张单华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282.7万元。2022年8月9日,被通州区纪委监委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2年10月27日,被通州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吴晓东,男,汉族,1978年1月出生,江苏南通人,在职研究生学历,1999年8月参加工作,200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南通市通州区政府投资项目工程建设中心办公室主任,通州区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站长,通州区政府投资项目工程建设中心总工程师,原南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总公司副总经理,南通高控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吴晓东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289.07万元。 2022年10月29日,吴晓东被通州区纪委监委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2年12月12日,被通州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丁志伟,男,汉族,1978年3月出生,江苏南通人,本科学历,2001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2年7月参加工作。曾任南通市通州区审计局办公室主任、固定资产投资决算审计科科长,原南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总公司财务总监,南通高控集团董事、副总经理。丁志伟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财物292.4601万元且掩饰、隐瞒部分犯罪所得,2022年6月25日,被通州区纪委监委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2年10月28日,被通州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洗钱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6万元。

国有企业是国有经济的核心载体,是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近年来,通州区持续加强区属国有企业党的领导,坚定不移深化全面从严治党,企业素质明显提升,国有经济稳步发展。但在国有企业破浪远行的同时,一些国企领导干部却忘记了初心、迷失了方向,自甘坠落在欲望深渊……

南通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南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总公司)是由南通市人民政府授权南通高新区管委会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国有独资公司。2017年底,高新区总公司逐渐由单一型融资平台向国有投资建设公司转型,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作为精通财务和工程管理的业务骨干被组织派往高新区总公司担任领导班子成员,担负着开疆辟土、改革探索的重任。三人踌躇满志、雄心勃勃,都想大展身手、干出一番事业。但为何这三人刚刚登上国企高管的舞台不久就相继腐败、黯然谢幕?

粉墨登场,角色错位唱歪戏

时间回到2018年,此时由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三人组成的高新区总公司领导班子基本搭建,公司顺利实现了由政府平台到实体化企业的平稳过渡。张单华作为公司的总经理、主要负责人,负责主持公司的全面工作;吴晓东的分工侧重于工程,主要负责建设投资;丁志伟是财务总监,主要分管财务融资方面工作。这一年,公司通过“内外选聘”组建壮大了人员队伍,超额完成了124亿融资业务,有序推进了市政道路、自营厂房、代建厂房、安置房等工程项目,一切看起来欣欣向荣,朝着更加有序更加规范的方向发展。

高新区总公司每年现金流水高达100多个亿,作为负责人的张单华,手中集中了大量的权力。无论是资金支付审批还是重大事项决策,都是张单华的“一支笔”“一句话”。久而久之,张单华就把自己当成了总公司的“当家人”。白天谈业务、晚上谈应酬,认为这就是一个公司老总应有的生活状态。八小时之外要是没人请吃饭,甚至都要反问自己最近是不是哪方面出了问题。

高新区工程建设体量大、造价高,有些安置房小区建设动辄就是十几个亿。一些工程老板想方设法与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交朋友、攀亲戚,为了讨好他们煞费苦心。看到衣服不好,就量身定制;手机旧了,马上换新;孩子开学、放假,主动接送,春节还少不了发个红包;节假日或双休日精心安排宴请,生日也要送上祝福……只为在高新区的工程项目中分一杯羹。

马某就是这样一位善于“经营”的工程项目老板,仅仅三年间,马某就与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三人打得火热,经常一起打牌吃饭喝酒,相处得好像自家兄弟。张单华、吴晓东在工程项目承接、支付上颇为关照马某,一旦有马某的工程款需要支付,总是爽爽快快地签批。投桃报李,马某在短短三年时间以各种名义送给张单华、吴晓东各110万元人民币。

在体制内任职期间,吴晓东曾有过一段短暂的企业帮办经历。帮办期间,吴晓东常常跟着老板四处送礼,耳濡目染下养成了用金钱衡量权力、用权力置换金钱的价值观,信奉“一切向钱看”“办事找关系”,把送礼拉关系当成社会人际关系的主流。

“这些年我脑子里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赚钱,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生意人’。”吴晓东坦言。

2021年,马某借用南通某公司的资质顺利承接了高新区某小区2.3亿的工程项目,在此期间张单华、吴晓东不遗余力地给予了关照。事后,马某专程请张单华、吴晓东夫妇吃饭,并在饭后分别送给两人一只鼓鼓囊囊的手拎袋,其中装了40万元现金。

此外,马某与负责工程款审批结算的丁志伟也十分交好。为了能够顺利结算工程款,仅三年间就送给丁志伟102万元人民币。马某和丁志伟的老婆沈某某是同乡,按照辈分,沈某某是马某的长辈,马某便多次以孝敬长辈的名义向丁志伟送钱送物。

因为分管财务审批和投融资业务,丁志伟认识三十多家银行行长,其他券商、金融机构负责人以及工程老板更是数不清。这些人因为业务需要对丁志伟几乎言听计从。有朋友需要办贷款,找个银行行长轻松搞定;有亲戚要承包工程,找个工程老板打打招呼。在这种阿谀奉承中,丁志伟十分享受,觉得自己没有办不成的事,没有支使不动的人,觉得自己是个“能人”了,自称喝酒要喝“台子”,抽烟要抽“华子”。工作之余丁志伟还经常找人打打球、游游泳、约约牌,追求起高品质生活。有两次因为通宵打牌晕厥,此后才稍有收敛,改为别人打牌他看牌。看别人打牌时,丁志伟还喜欢跟人要“喜钱”,总是按捺不住赚小便宜的心理。

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在高新区总公司这个舞台上刚刚亮相就把自己扮演成“当家人”“生意人”“能人”,优亲厚友、亲清不分,慷国家之慨、谋个人私利,忘记了党员干部身份,忘记了党纪国法红线,只剩下赤裸裸的利益和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快意。利散人尽,所谓的“兄弟”“朋友”在接受审查时毫无保留地将行贿行为悉数交待,三人眼中的“兄弟姐妹情意深”在法律的威严下瞬间瓦解。

荒腔走板,手揽大权谋私利

高新区总公司每年的融资项目就高达上百亿元,由财务总监丁志伟具体负责。对于金融机构而言,政府隐形债务置换无疑是标的巨大、利润丰厚的香饽饽,各类金融机构四处打探消息、跃跃欲试,甚至同一个机构的不同部门也争夺十分激烈。

2018年丁志伟上任后,便陆续有金融机构负责人登门拜访,送几张购物卡、几瓶酒、几条烟,聊表心意、徐徐图之。某银行客户经理李某近几年来一直在南通地区开展业务,通过朋友引荐认识了丁志伟,经过“用心”交往,李某与丁志伟俨然成为亲密无间的“知心好友”。

2019年,高新区总公司承担的一些政府债务到期,需通过金融机构办理置换贷款业务。在丁志伟的引见下,李某相继结识了总经理张单华和副总经理吴晓东,并前后送给张单华60万、吴晓东30万人民币。投之以桃,报之以李。2021年1月,李某所在银行放款2.9亿元给高新区总公司下属的高新区科技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用于归还中信银行的中长期流贷。这笔2.9亿元的置换贷款业务,综合成本仅为6.25%,紧贴当时的融资成本控制线。

融资业务看似复杂,涉及融资金额、成本、期限等方方面面,但总是绕不过总公司领导层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三人。在李某眼里,搞定了这三人,就相当于搞定了融资业务的全部流程,为此他打着“感情牌”,持续经营着与领导层三人的关系。经常以送丁志伟女儿去外地上学的名义,带他们一家三口外出游玩,食宿上安排高档酒店、高档餐厅,出行上安排专车全程接送,可谓尽心尽力、细致周到。2020年下半年,李某多次去高新区总公司拜访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三人,希望能够将一笔中收业务由商业承兑汇票改为银行承兑汇票,用来增加汇票的市场流通性。为此,李某送给张单华、丁志伟各20万、吴晓东10万元现金,拜托三位领导在总经理办公会上可以一致通过该笔业务。

公司的议事决策机制,在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三人面前成了一纸空文,作为高新区总公司的最高议事机构总经理办公会,长期由他们三人说了算。例如融资业务一般由融资保障部形成初步方案,经分管领导丁志伟和总经理张单华同意后,提交总经理办公会讨论,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三人投票表决后,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通过,三人自然大开方便之门,坐收渔翁之利。

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三人明修集体讨论之栈道,暗渡利益输送之陈仓,相互勾结、里应外合,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手不收敛,特别是党的十九大后仍不知敬畏,大搞权钱交易,把党组织多年的培养教育置之脑后,心无敬畏、行无约束、顶风违纪、胆大妄为,最终咎由自取、身陷囹圄。

丑剧落幕,悲欢离合唱不尽

“每年单位和个人的廉政风险点排查都由办公室代劳,每次组织生活会也是走过场,没有人真正提及党风廉政建设方面存在的问题,从未有过红脸出汗的效果。久而久之,廉政防线就完全失守,整个公司廉政建设出现问题也是必然的。”张单华在忏悔书中写道。

“我曾经对女儿说过,爸爸一定尽全力给你想要的,因为你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今生化成女儿来讨债的。可现在,我非但不能偿债了,还给女儿带来她无法承受的伤害……”被留置后的丁志伟泪流满面、悔不当初。

“我们三个小丑各自上演了自己的丑剧,真的造成了这种外界说的塌方式腐败。现在我们三个人犯了错,给公司丢脸了。”吴晓东说道。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曾经的意气风发,变成了方寸之地来回踱步的无尽惆怅,曾经的志得意满,变成了冰冷铁窗里遥望自由的悔恨交加……人生如戏但不是戏,戏可以彩排可以重演,但人生无法重来。张单华、吴晓东、丁志伟的这场角色错位、权力越位、以权谋私、贪婪任性的丑剧终于在唏嘘中落下了帷幕。(王婧)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向上
CopyRight © 2016 中共南通市海门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海门区监察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北京中路600号 邮编:226100 电话:0513-82200569 传真:0513-82267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