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壑难填入歧途、终陷囹圄悔莫及——南通市城供粮油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明清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添加日期:2023-5-29 9:58:06    稿件来源:江海清风网  点击数:1339

基本情况:张明清,男,汉族,1961年8月出生,江苏南通人,大专文化,1985年4月参加工作,1993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9年2月至2020年11月,任南通市城供粮油购销总公司(后更名为南通市城供粮油有限公司)总经理。2022年9月,因犯受贿罪,被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兢兢业业,工作之初踌躇满志

1985年,张明清成为南通市城供粮油有限公司的一名正式员工,并被分配到公司下属的粮站工作。农民出身的他,坚韧不拔、吃苦耐劳,在粮站工作期间,脏活累活抢着干,周围的同事评价他“傻”,他却不以为意,依旧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将粮站经营得有声有色。天道酬勤,张明清的工作表现得到了领导认可,不到几年就被提拔为粮站主任,并一步步走上粮油公司副经理、总经理等领导岗位。

成为领导之初,张明清也曾踌躇满志,将自己的满腔热血投入到工作中去,大刀阔斧搞改革,想发设法为员工涨工资,为公司增效益。据张明清回忆,他曾带领业务骨干去徐州等地收回小麦轮换权,打破委托他人经营的僵局,职工积极性得到有效提升,私底下大家都夸他是个有能力的人,打心眼里对他充满敬佩之情。

心态失衡,贪图享乐渐入歧途

刚刚提拔为公司副经理的张明清,因为在班子里排名末位,曾一度被边缘化,和之前在粮站当主任时一呼百应的情景相比,产生了极大的心理落差。他暗下决心,“如果有机会走上公司一把手的岗位,一定要好好风光一下。”张明清所说的风光并不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提高工作业绩,实现人生价值,而是要借助一把手的岗位捞取更多的利益和好处。

担任公司总经理后,张明清总是拿自己和粮油老板比较,看到他们开豪车、住新房,优越感十足的样子,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相比较自己,勤勤恳恳工作,想法设法改革创新,为公司赚取了数百万元的收益,自己却不可多得一分,内心极不平衡。再加上张明清家庭负担较重等客观原因,使得他对金钱及优质的生活有着强烈的向往。

“既要升官又要发财的思想占据了我的灵魂,让我将党纪国法、规章制度抛诸脑后,逐渐走上了贪腐之路。”在留置期间,张明清向组织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

大权独揽,谋取私利坠入深渊

张明清任职总经理后,牢牢地把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粮油经营、财务审批等大小事项都由张明清拍板,与企业储备粮、油的合作模式都由其决定,甚至连业务合同都由其亲自起草。

2009年年初,公司需要采购一批储备油,张明清安排业务员出去询价。“明面上是比价采购,私底下在等老板上钩。”

果然没过多久,通州某油脂公司的张老板主动找到张明清,要求负责储备油代储业务,并承诺给予其“好处费”。张老板的主动正中张明清的下怀,随后城供粮油公司与通州某油脂公司签订了400吨的储备油合同,合同签订后,张老板也按照事先承诺送给张明清2万元现金。

“这是我第一次收受大额钱财,我内心既兴奋又害怕。在收与不收之间犹豫数日,未听到不良反映,悬着的心便也放下了。”自此以后,张明清的贪念与日俱增,收礼收钱成了他的家常便饭,完全坠入了贪污腐败的深渊。

2009年7月至2019年12月,张明清利用其担任南通市城供粮油购销总公司总经理,主持公司全面工作及分管经营性工作的职务便利,为多名粮油老板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73.7万元。

退休前夕,疯狂索贿吃相丑陋

2018年下半年,张明清深知不到两年即将退休,之后不会再有人送钱给他,在“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思想支配下,他将目光瞄准通州某油脂厂的张老板。张老板在他的帮助下,一直负责市级储备油代储业务,这么多年赚了不少钱,是个容易“得手”的对象。

张明清以业务上帮了很多忙为由,旁敲侧击地向张老板提出借款30万元。张明清嘴上说借钱,却只字不提打借条、何时还钱的事。聪明的张老板知道这个钱有去无回,内心并不情愿,但碍于情面,第一次试探性地给了张明清10万元,看看能不能就此打发张明清。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后,张明清想着一不做二不休,又厚着脸皮向老板索要剩下的20万,张老板考虑到张明清还在总经理的岗位上,万一储备油的“肥差”不给他做了,那损失就太大了,万般无奈之下又给了他10万,并坚信张明清这次应该能满足了。万万没想到,没过几天,张明清再次开口要钱,在他的再三催促下,张老板无奈地把最后一笔10万元给了他。

“这30万元是我用厚颜无耻的方式获得的,主动索要的行为太丑陋了,我一直难以启齿……”通过组织耐心细致的教育劝导,张明清终于鼓足勇气,如实交代了其索贿行为的前后经过及思想变化。

蔑视法纪,退休离职难逃法网

2021年8月,张明清办理了退休手续。本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地安享退休后的美好生活,揣着这几年收受的“好处费”圆一回自己的出国梦。然而,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2021年10月,市委涉粮专项巡察组对城供公司巡察时发现,城供公司以市级储备油作为担保向通州某油脂公司借款,可能存在虚假购销、虚假代储等问题。自此,张明清与张老板等人员之间的不正当经济交往逐渐“浮出水面”。

经调查,2009年至2020年期间,张明清多次收受张老板的贿赂并向其索贿共计60余万元。张老板凭借张明清的帮助,长期负责城供公司市级储备油的代储业务,在张明清的默许下,使用自营油作为市级储备油,“一油二用”赚取国家补贴和利息收益累计100余万元。

储备粮(油)制度是国家的一项战略任务,对于调节市场供求、保证应急供应、确保粮食安全具有重要作用。张明清作为粮食购销企业总经理,本应履职尽责管好“粮仓”,但他却“靠粮吃粮”,热衷权钱交易,因一己私欲,放松储备油的监管,将储备油货款以借款的形式使用,让储备油处于失控状态,严重威胁地方粮食安全和社会稳定,最终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世间有因就有果。回顾过往,我是从收受张老板的贿赂开始堕落的,那时便种下了因,最终我自食恶果,我对不起组织的培养,对不起我的家人……”面对法院的判决书,张明清泪如雨下,忏悔不已。

张明清案件告诫我们,退休不是进了“保险箱”,更不意味着“平安着陆”。不管是在职的还是退休的,恪守法纪底线,牢记“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才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季思敏 毛政)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向上
CopyRight © 2016 中共南通市海门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海门区监察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北京中路600号 邮编:226100 电话:0513-82200569 传真:0513-82267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