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面具下的贪腐——海安市城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鲁德平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添加日期:2023-4-17 9:58:47    稿件来源:江海清风网  点击数:1406

基本情况:鲁德平,男,汉族,1962年4月生,江苏海安人,大学文化,1984年7月参加工作,199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海安县审计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海安县财政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海安县财政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县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海安县(市)城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等职。2022年4月,鲁德平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2年8月22日,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一副热心肠,有事肯帮忙。”这是海安市城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鲁德平在被留置前,不少人对他的评价。让人大跌眼镜的是,2022年8月,海安市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鲁德平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随着法槌落下,鲁德平“老好人”的面具才被彻底揭开。“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实在是太腐败了!”庭审现场,一位参加旁听的城建集团职工代表说。殊不知“老好人”这个形象,恰恰是鲁德平利用手中职权“精雕细琢”而成。而这一切,皆源于他的贪欲作祟。

贪图享乐深陷围猎难自拔

“在被留置期间,谈话同志让我重温入党誓词,可我背了几遍都没能完整背下来……一个长期忽视党章党规党纪学习的人,犯下严重错误是迟早的事,现如今被组织留置并不为怪。”这是60岁的鲁德平在忏悔书中,对自己腐化堕落原因的深刻分析。

鲁德平出身农村,年幼丧父,从小家境贫寒。按照他所说,全家想为父亲做一口棺材的条件都没有,自己完全是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成长起来的。年轻时的鲁德平也曾追求进步,暗自下定决心“用一生去回报党的恩情”。因工作表现出色,33岁的鲁德平就已经走上了科级领导干部岗位。当时母亲告诫他:“穷不失志,富不癫狂,别人的钱不能收。”带着母亲的谆谆教诲,鲁德平谦虚做人、谨慎做事、勤奋工作,也得到过组织和群众的认可。

然而,随着手中权力越来越大,鲁德平年轻时的赤子之心和入党初心逐渐泯灭,私心贪念开始滋生。他开始热衷吃喝玩乐、迎来送往,利用手中职权忙于帮人办事,肆意享受着施展权力和收受好处带来的快感。

海安某翻译服务中心负责人张某某与鲁德平以“发小”相称,2017年,张某某将融资居间人钱某介绍与之相熟,并通过喝酒吃饭、约凑麻将、结伴旅游等方式共同拉拢腐蚀鲁德平。面对“发小”的请托,鲁德平甚是上心,多次为钱某的融资业务提供便利。本对融资一窍不通的张某某见如此简单就能获得巨额回报,竟也做起了融资中介的行当。张某某、钱某在鲁德平这座“靠山”的照顾下共做成数笔融资业务,从中获利1500余万元,作为回报,二人先后多次向鲁德平输送好处费合计11.5万元。

对于登门“拜访”的来客,小到土特产品,大到现金红包,鲁德平是来者不拒、一一笑纳。“自己是本地干部,老乡、朋友比较多,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抹不开情面,对于他们的盛情不好意思推辞,对他们提出的要求也难以回绝。”彼时的鲁德平,仍然在为朋友们的请托奔前走后,尽心尽力协调有关事项,放任自己在权力和欲望的深渊中沉沦,他已然把党纪国法抛之脑后、把母亲的告诫当成了耳旁风,思想防线的松动、崩裂,令他失去了是非对错的基本判断,也让他一步步走向危险的崖边。2014年至2021年,鲁德平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的“老乡”“朋友”“发小”开展融资业务提供帮助或给予关照,先后收受10位融资居间人所送好处费合计75.5万元。

宠溺无度家风败坏未自警

在外面,鲁德平“仗义”,对朋友托付的事情尽心尽力。在家里,鲁德平“顾家”,从老婆到女儿再到远房亲戚,他也是不遗余力,能帮尽帮。

“我上小学时从来没有开学就能拿到新书的,总是靠借同桌的书学习,一直到学期中途,靠母亲打草鞋卖些钱,才勉强凑足书本费拿到新书。”深知贫穷滋味的鲁德平,从青少年时期就暗自发誓励志成人,干大事、赚大钱,让家人不再捱穷受苦。然而,面对围猎而不能自持的鲁德平,不仅让自己走上了违纪违法的不归路,也让妻子、女儿早早地蹚进了权钱交易、利益输送这趟浑水。

2014年,某证券公司在海安开展融资业务,得知鲁德平的女儿就在公司工作,就抓住机会并许诺鲁德平,表示事成后的好处费将以“绩效奖金”的形式给其女儿。鲁德平欣然接受这一“掩耳盗铃”的送贿方式,甚至为这种见不得光的勾当暗自窃喜。6年间,该证券公司在海安共做成5笔融资业务,累计获得财务顾问费2700余万元,并以上述方式向鲁德平输送好处费计32万余元。

在家庭生活中,鲁德平一直把“和气生财”当成自己的婚姻信条。面对脾气暴躁、性格泼辣的妻子古某(化名),鲁德平不仅不加以教育和管束,反而听之任之、放任自流。对于古某在经商过程中盲目扩张、肆意举债,鲁德平更是熟视无睹,甚至利用自身影响为妻子站台助威、拓宽人脉。“她经营上资金周转遇到困难,往往我一个电话就能解决……因为我职务的提升,她说话的分量不一样了,优越感、虚荣心也强起来了”。在鲁德平的推波助澜下,顶着“领导夫人”光环的古某也逐渐迷失了自我,做起了“把公司办成上市企业”的黄粱美梦,现实中却把丈夫推向了万劫不复的腐败深渊。2014年至2021年,古某基于鲁德平在国资监管、融资担保等方面的职务便利,采取“挂名”方式在管理服务对象名下企业不实际工作而领取薪酬合计120余万元。这也成为鲁德平受贿犯罪事实中,金额最大的一笔。

“对于家庭,我总以为‘不争不吵,大家都好’,其实是错把纵容当成包容,妻子、女儿无形中成了不良家风的参与者和受害者。”鲁德平在亲情面前没有足够的廉洁定力,面对诱惑心存贪念,舍大家为小家,最后毁了自家。

擅权妄为贪欲难遏终自毁

2017年12月,鲁德平调任城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成了名副其实的“一把手”。在尝到权力“香甜可口”的同时,鲁德平发现帮人办事、收人好处原来也是官威的“价值体现”。

“担任城建集团主要负责人后,找我安排工作的人就更多了,有领导打招呼的,也有朋友打招呼的,用人方面不管对方专业是否对口,都是我说了算。”仅2019年,鲁德平就违规将5名“关系户”安排进入城建集团下属子公司工作,并为此从中非法收受他人所送好处费共计11.5万元。

用人一句话、财务一支笔、决策一言堂,这就是鲁德平作为国企老总的“气派”。小到几万元的企业宣传费,大到数亿元的融资业务,城建集团大大小小事项的背后,几乎都隐藏着权钱交易。先后向鲁德平输送好处费累计14.5万元的融资居间人朱某某,在2018年以高达11.5%的综合成本承接了一笔8000万元的融资租赁业务,对比同期仅为9%的平均成本,鲁德平不仅不加以审核把关,而是囿于利益关系,大笔一挥,一签了之。

一个原本掌握地方融资重权的国有企业,就这样沦为鲁德平卖弄权力、敛财致富的私器,不仅严重损害了地方金融生态,也导致城建集团政治生态急剧恶化。2019年,城建集团下属园林绿化公司发生“塌方式”腐败案件,7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如此惨痛的前车之鉴却未引起鲁德平的重视和警醒。在前往园林绿化公司调研时,道貌岸然的鲁德平要求干部职工“警钟长鸣,重塑园林人形象”,自己却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台上说一套,台下做一套,仍多次收受他人所送款物50余万元。

“主要是临近退休,‘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消极思想愈发严重,总想着趁自己还在位,能多捞点就多捞点。”作为国有企业党员领导干部,鲁德平想的不是如何把工作干好,而是整天钻营如何帮别人办更多的事、自己获更多的利,在权力和贪欲的“沼泽”中越陷越深,既没能把好廉洁自律的“前门”,也没能守好家庭防线的“后门”,更没能护好国企改革的“大门”,最终成为不修官德而落马的“蛀虫”。

“‘老好人’思想在我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小到老家邻居、亲戚朋友,大到企业老板、机关干部,几乎所有人找我办事我都是能帮则帮,可以说是有求必应……所有这些都体现出我做事无原则、做人无底线,将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变成了谋取私利的工具,辜负了组织多年的教育培养,深感痛心和惭愧。”鲁德平的忏悔书中,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悔恨,可此时追悔,已然太迟。(东孟)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向上
CopyRight © 2016 中共南通市海门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海门区监察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北京中路600号 邮编:226100 电话:0513-82200569 传真:0513-82267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