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资金伸黑手 自欺欺人终落网——启东市汇龙镇汇东村原党总支委员兼村委会委员刘啸宇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添加日期:2023-2-21 9:59:34    稿件来源:江海清风网  点击数:1986

基本情况:刘啸宇,男,1987年12月出生,江苏省启东市人,汉族,大学文化,2010年8月参加工作,201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16年9月任汇龙镇汇东村党总支委员、经济合作社副社长,2019年11月任汇龙镇汇东村党总支委员、股份经济合作社理事,2021年1月任汇龙镇汇东村党总支委员、村委会委员、股份经济合作社理事。2022年6月,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开除党籍;2022年10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

“看到名单上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我的内心愈发感到悔恨,这些村民是多么信任我,我却为了一己私欲截留了他们的养老钱……”在留置室里,刘啸宇一笔一划写下了忏悔书。

“好面子”“做事拖拉”“自制力差”是刘啸宇对自己的真实评价,这几个看似平常的性格缺点,却成了这个原本向上青年的致命弱点,裹挟着他一步步走上犯罪道路。

过度消费村民眼中的“好干部”债务缠身

“啸宇是个好干部,无论我们问什么事,他都很有耐心、很热情,从来不摆架子。”案发后,走进汇东村村委会,村民们对刘啸宇都是一致好评,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老实”的一个干部,为何会干出这样损人害己、违法犯罪的事。

2011年,刘啸宇考上了汇龙镇汇东村后备村干部,第二年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两年,他踏实稳重、干劲十足,凭着努力的工作,多次获得“全国人口普查工作南通市先进个人”“创建全国卫生城市启东市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他决定扎根基层,为家乡的乡村振兴出一份力。

然而,工作时间长了以后,刘啸宇人际圈、社交圈逐渐扩大,同学朋友间的请客吃饭、唱歌娱乐成了他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那时候朋友之间三天两头聚在一起,轮流请客,每次都要花费近千元。”刘啸宇正常工资收入无法支撑他高额的开支,为了在朋友面前维护面子,他开始使用信用卡消费,刷的第一笔就是请客费1000多元。刘啸宇对当时刷卡的情景还记忆犹新。“结账的时候我就掏出了信用卡,对服务员说刷卡,感觉自己很豪爽,我很享受这种一掷千金、挥金如土的感觉。”如果说刚开始刘啸宇是为了面子被迫高消费,可渐渐地,他也开始习惯这种大手大脚花钱的感觉。

同学朋友间的人情消费、攀比消费让他应接不暇,在周围朋友的带动下,刘啸宇对高消费生活垂涎欲滴。不只是人情往来,为了在女友面前装阔绰,他一出手就购买几千上万元的包;为了打游戏和接听电话“两不误”,他甚至配备了三个价格不菲的手机……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刘啸宇的消费水平越来越高,畸形的消费欲望如同洪水猛兽,冲击着他的正常生活。他开始办理更多的信用卡,同时信用卡费用也越欠越多,到后来他已经失去了办卡资质。于是,他转而又办了网贷、小额贷,还问身边亲朋好友借钱,深陷“以卡还卡”、“以贷还贷”的泥潭。

走投无路罪恶之手伸向村民养老保险费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啸宇欠下的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面对无法填补的窟窿,刘啸宇终日寝食难安,思考着解决办法。直到2018年的某一天,一位村民前来让他代缴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费(以下简称城乡居保费),让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刘啸宇在汇东村一直负责城乡居保费收缴工作。从保费的汇总造册、解款到上交明细存档等一系列工作,都由他独立完成。因为政策调整,2018年7月开始,城乡居保费以银行代扣代缴方式进行征收,取消了现金业务。但有些村民为图方便,同时又出于对刘啸宇的信任,还是把现金交给他,让他代为上缴。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一位村民交的是一笔5400元的城乡居保费补缴款。当时我已经是负债累累,脑海中突然闪现一个念头,挪用这笔钱来还贷款。”那时候刘啸宇每个月都有还款压力,少则几百多则几千,一直处于拆东墙补西墙的恶性循环中,看着交来的现金,他思前想后,最终在这笔补缴款中截留了3600元,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由于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参保人须年满60周岁才可以领钱,所以刘啸宇挪用这笔钱暂时不会被发现。第一次挪用资金替他解了燃眉之急,刘啸宇尝到甜头后贪婪之心一发不可收拾,全然将村民的养老钱当成还贷的“源头活水”。

城乡居保费缴费存在多种情况,一种是正常续保的,刘啸宇往往将部分钱款截留,按最低档帮村民缴款;一次性补缴多年保费的,他为避免村民出现在未缴款名单中,只上缴当年的,以此掩人耳目;有已满最低缴费年限还继续缴费的,降档缴费甚至全部截留。2018年至2021年,刘啸宇前后共截留了99位村民25万多元城乡居保费资金,全部用于归还个人债务和日常消费。

畏首畏尾终究错失“亡羊补牢”宝贵机会

欲望丛生让刘啸宇三观发生巨变,人生轨迹也随之偏离坐标。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刘啸宇曾有过补救的机会,如果能在规定时间内及时补缴挪用的资金,不影响村民正常领取养老金,或许一切都为时未晚,然而因为刘啸宇的优柔寡断和放不下“面子”,他终究错失了这个最后的机会。

由于刘啸宇不仅借贷,还问身边的亲朋好友借钱,他债台高筑的“传言”最终如同纸包不住火,落到了其家人耳中。当家人询问情况时,刘啸宇没有将债务情况和盘托出,而是选择性说了一部分,家人认为他认错态度“诚恳”,对其表示原谅,还卖房帮其筹钱还贷。刘啸宇信誓旦旦地向家人表示债务已全部还清,然而,却还是留了个十几万的缺口。

“我当时发现还有一小部分债务没还清,但是想到家人已经帮了我很多,我就开不了口了。”刘啸宇自认为剩下的债务不多,可以通过自己的方法解决,但事实上只是让债务继续呈倍数扩大,后患无穷。一步错步步错,基层腐败如同病毒,一旦寄生在一些意志薄弱的党员干部身上,必将腐蚀肌体,病入膏肓。刘啸宇就这样丢弃了家人抛来的“救命稻草”,在“损人害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瞒天过海 “私发”养老金企图掩人耳目

刘啸宇心里有一本账,被截留的村民何时领取养老金,每月应发放多少养老金,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眼看着有村民年满60周岁,到了即将领取养老金的时候了,刘啸宇心急如焚。一方面,为了不让事情败露,他要让村民每月有钱拿;另一方面,超前消费、过度消费的习惯,导致他的个人资金还处于亏空状态,眼前的两个难题压得他喘不过气。他看着手中的小本子,又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我想只要保证村民的银行卡每个月都有‘养老金’进账,他们应该不会产生怀疑了。”就这样,刘啸宇自己测算村民每月发放的养老金标准,每月固定时间出现在银行柜台前,向到龄的村民账户打款发放养老金,俨然成了一名“养老金测算员和发放专员”。但是,每月到了发放“养老金”的日子,他无法全身心投入工作,要到处筹钱“渡过难关”,导致分心分神,失魂落魄,工作上的疏忽越来越多,多次被上级部门通报批评。

一开始刘啸宇还能按时给村民“打款”,到后来他捉襟见肘,渐渐变成两三个月甚至大半年打一次款,这样不定时的养老金发放最终让个别村民有所察觉。2022年1月,某村民发现其养老金打款情况异常,向城乡居保业务科咨询。至此,刘啸宇荒唐的罪行最终浮出水面。

案发后,刘啸宇认识到自身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通过补缴或直接退还的方式退赔相关资金25.85万元。

“不能控制欲望就会被欲望吞噬。我心里很清楚地知道我的收入水平远远支撑不了那样的高额消费,但还是沉浸于大肆花钱的‘快意人生’无法自拔。如果我一开始没有为了所谓的面子踏出高消费的第一步,如果我能多和家人沟通,如果我多为村民考虑一下,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站在被告席上,刘啸宇声泪俱下,悔不当初。

浮华如梦一场空。刘啸宇被欲望扭曲了良知,曾经勤勤恳恳的形象化为乌有,本想着“装点门面”,却落得颜面扫地,不仅家庭支离破碎,还将面临牢狱生活。(张以)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向上
CopyRight © 2016 中共南通市海门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海门区监察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北京中路600号 邮编:226100 电话:0513-82200569 传真:0513-82267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