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错账的“老会计”——如皋开发区经济发展和科技局原会计丁佐根违纪违法案件警示录
添加日期:2022-12-11 10:00:16    稿件来源:江海清风网  点击数:2170

基本情况:丁佐根,男,汉族,1974年12月出生,江苏如皋人,大学文化,1995年8月参加工作,199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03年3月,因贪污罪(缓刑)被如皋市纪委开除党籍。2014年1月,任如皋开发区金融办副主任;2016年1月,任如皋开发区财政局金融科科长;2019年11月,任江苏皋开投资发展集团金融事业部副部长;2020年9月,任江苏皋开投资发展集团财务审计部副经理。2021年5月至案发,任如皋开发区经济发展和科技局会计。经查,丁佐根身为国家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12195770元。2022年1月,丁佐根被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起诉。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如皋开发区经济发展和科技局原会计丁佐根却因为贪婪算错账,两次跌进同一深渊,走上了违纪违法的不归路。

出人头地跳农门 动机不纯埋隐患

上世纪70年代,丁佐根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小时候家境贫寒,日子过得紧巴巴,家中六口人全靠父母土里刨食。在丁佐根的记忆中,兄弟俩的衣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哥哥穿了弟弟接着穿,临近冬天仍然穿着凉鞋去上学,每学期的学费也是老师一催再催后才交上。因此,年幼的他极度自卑,跳出农门、摆脱贫困便成了他最大的心愿,也成了激励他刻苦上进的最大动力。经过多年寒窗苦学,丁佐根如愿以偿考上了盐城商业学校,成为家族中跳出农门的第一人。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在4年中专学习中,丁佐根取得了优异成绩,并被分配到如皋市江滩综合开发办公室,成了一名正式的国家干部,实现了多年的夙愿。

然而,胸怀凌云壮志的丁佐根在参加工作之初就遭受了“打击”,他和一名同事被安排配合专职门卫,轮流排班守门和打扫厕所。极大的落差又一次刺激了丁佐根的敏感神经,他把这一切归结为家庭困难、没有靠山,暗自咬牙发誓,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抱定这个念头,丁佐根在工作中勤奋上进、任劳任怨,遇事抢着干,每天上班第一个到办公室,打水倒茶、扫地抹桌,样样勤快。工作上的出色表现,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一致肯定,并很快入了党。工作之余,他还努力自学,通过成人考试相继取得了大专和本科文凭,并凭着精湛的业务取得了会计师、经济师等职称。

有求必应瞎逞能 奢侈虚荣走邪路

九年的埋头苦干,丁佐根被提拔为桃园镇财政所副所长,成为同期分配到财政系统被提拔为乡镇财政所副所长的第一人,也成为了全市最年轻的财政所副所长。受组织培养、走上领导岗位的丁佐根,在领导器重、同事赞扬奉承中,变得飘飘然起来。感觉人生赢家的日子已经起步,思想意识里不健康的东西开始迅速膨胀。生活上开始攀比,物质上追求享受,工作中显摆能耐。不管自己能否办到,但凡亲戚朋友有求必应,自己不能办的即使托人找关系也要办成,为的就是一句“有本事”的赞赏。

彼时,丁佐根的工资并不高,收入非常有限。家中尚有襁褓中的孩子,日子本就过得捉襟见肘,但为了所谓的面子,便三天两头请客吃饭、拉关系搞圈子,经常入不敷出。为了堵住窟窿,丁佐根把手伸向了公家账户。通过模仿领导签字,虚支招待费用并占为己有,过了几个月竟然没有被发现。“聪明”的丁佐根自认为手段高明、手法隐蔽,胆子也逐步大了起来,一次次得逞后更是变本加厉。不到2年的时间里,贪污公款五万多元。这在当时,五万元相当于一个普通公务员五年的工资收入。俗话说,莫伸手,伸手必被捉。2002年,丁佐根因贪污罪被如皋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2003年,被如皋市纪委开除党籍。机关算尽太聪明,“聪明”的丁佐根因“贪婪”第一次栽了跟头。

被判处刑罚的丁佐根一下子慌了神。如若再被开除公职,就意味着会从一名国家干部又变回土里刨食的农民,十几年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化为泡影。为了保住公职,丁佐根积极改错,让妻子把陪嫁钱全都拿出来退了赃,并恳请组织宽恕。考虑到丁佐根悔罪改错表现,且符合当时有关政策规定,组织上保留了其公职,将其调到柴湾镇企业服务站。

贪婪无度捞金钱 不知悔改跌深渊

组织给了悔改的机会,丁佐根也确实老实了几年,一度洗心革面、谨小慎微,并在其后积极认真工作。2013年,因行政区划调整,丁佐根随之调到了如皋开发区,具体负责开发区国资平台的融资工作。此时的丁佐根职务虽不高,但岗位却十分关键,成天与钱打交道,每天过手资金上亿。在耳濡目染个别同事与金融机构人员勾肩搭背、赚得盆满钵满后,丁佐根又开始蠢蠢欲动,埋在心里渴望金钱的种子再次萌芽。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他,面对诱惑不是自觉抵制,而是主动结交、甘愿被围猎,在觥筹交错中逐渐迷失自我,在灯红酒绿中慢慢陶醉自我,在别人奉承中开始麻痹自我。

丁佐根具体负责的开发区国资平台融资工作,主要就是通过俗称“票贩子”的第三方金融服务中介到社会上找真正的资金方给国资平台使用,拥有着“推荐谁”“让谁赚不让谁赚”的建议权,一时间成为竞相攀交结识、拉拢腐蚀的对象。中介通过从国资平台取得融资业务,从中赚取高额的息差作为服务费用,然后再按一定比例贿赂丁佐根。由于开发区国资平台融资体量大,动辄几亿甚至几十亿的资金,“票贩子”每一笔融资都有成百上千万的息差(服务费)收入。丁佐根感慨,“像我这样有着平台和资源的人,一个眼神就会让那些有求于他的人心领神会、主动进贡”,可谓一时风光无限。

“我手中的笔一挥,票贩子们动辄几百万的进账,而他们并不需要付出太多的成本,这更让我心旗摇曳。”精于算计的丁佐根对自己过手的每笔融资都要收取好处,从烟酒购物卡开始逐步升级,在对外担保、银行承兑汇票贴现、第三方机构金融服务等业务领域大搞贪腐,从几千到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现金,大肆收受他人钱物。

从事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业务的李某,是与丁佐根众多打交道的“票贩子”之一。在丁佐根的帮助下,李某通过行外贴现赚取了数千万元的利差,根据业务量送给丁佐根450万元好处费,其中单笔就高达150万元,而这仅仅是丁佐根贪腐案的一小部分。

“当时,我眼中只有钱,天天琢磨从哪个渠道弄钱,以数钱为乐趣,看着一叠叠钞票,盘盘自己的小心思,内心极度膨胀和兴奋。”那时的丁佐根整个人就跟病态一样。

财迷心窍的丁佐根天天琢磨怎么敛财,如果一段时间没人送钱,心中就跟少了什么似的。日常工作中,丁佐根也以金钱作为依据,送得多就多给业务,送得少就少给业务,不送的甚至冷脸相向,给脸色不办事,完全丧失了底线和廉耻。

东窗事发仍在贪 如梦方醒悔已晚

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丁佐根疯狂敛财的违法犯罪行为进入了组织视线,但他却浑然不觉,末路狂奔。2021年8月,丁佐根被如皋市监委立案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经查,丁佐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六年时间收受他人所送财物高达1200余万元,名副其实的日进万金。丁佐根因贪婪再次跌入深渊。

“我和妻子正常收入每年有40多万元。其实我的家庭并不是真的需要这些钱。”丁佐根剖析“贪婪”害了其一生。

丁佐根的贪婪可谓欲壑难填,无所不用其极,为了逃避组织调查,在选择性退款时仍然不肯自掏腰包。

“2021年3月份,丁佐根被纪委找谈话了,想把以前收的自认为不可靠的钱退掉,但又不想从自己口袋里往外掏钱,就从我这儿拿了60万元。”“票贩子”李某供述。“他还装模作样地跟我说,这钱我打个条子给你,最后还故意把我的名字写错了,其实就是一个假借条。”

“我学的是会计,从事的也是会计,但就是我这样一个‘精明’的老会计,却因为自己的贪婪,算错了人生的糊涂账。”价值观极度扭曲的丁佐根经过组织的教育终于如梦初醒,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高继轩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向上
CopyRight © 2016 中共南通市海门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海门区监察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北京中路600号 邮编:226100 电话:0513-82200569 传真:0513-82267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