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记到任之前
添加日期:2018-7-1 13:50:15  作者:海门市纪委    点击数:7918

人物:甲:张怀彬,男,40余岁,某镇党委副书记、镇长

      乙:男,分别演三角:

A.某镇镇政府秘书,二十多岁,姓刘

B.某镇信用社主任,四十余负

C.即将上任的某镇党委书记,三十岁,名沈浩亮

          丙:女,分别演三角:

A.某公司女老板,中年

B.普通群众,七十岁左右老年人

C.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姓严,五十四岁

地点:某镇镇长办公室

时间:十八大以后,一年的春天

主持人上场开场白:

党的十八大以后,某个春天,某省某县某镇,该镇的一把手:党委书记的位置已空了很久很久,许多人都看上了这个位置。人们纷纷议论:是谁该坐这个位置?是把原来的二把手,副书记兼镇长的位置给扶正一下,还是从别的地方调一个过来?还是破格提拔一位年轻干部?一时流言四起,小道消息满天飞。现在,经过漫长的等待,谜底终于揭晓:上级领导正式通知:将从省级机关里空降一位年轻的党委书记,下个礼拜即可到任。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新书记到任之前, 某镇的镇长办公室里。

幕启:

镇长办公室内,舞台中间偏右放一办公桌、椅,后面背景中间有一窗户,窗户前有茶几、沙发椅等,办公桌上电话机等现代办公设备一应齐全。舞台左侧有一个门,门上挂牌“镇长室”,办公桌后有一排书柜、文件柜,书柜里全是政治理论上的线装书,书柜左侧,靠舞台中间部队发,里面有个佛龛,内供一尊财神爷:骑着老虎的赵公元帅像。但观众看不到。

甲从右侧,夹公文包上,走到舞台,停,亮相,又走,开门进屋,到办公桌前,放下公文包,拿鸡毛掸子打扫桌子及文件柜。到书柜一侧,

将赵公元帅像拿出,用抹布擦去灰尘(这时观众才知道,原来侧面里面有个佛龛),恭恭敬敬放上,点了三支清香敬上,合掌,口中念念有词。(此时, 观众只能看到上面冒起的烟,其余仍什么都看不到)回到办公桌,用茶具泡了一杯茶,将笔记本电脑从包里拿出来,放到办公桌上,插上电源,接通网线。

此时,乙从舞台左侧上(A角)双手捧着一盆鲜花,经过镇长室门口,拐弯要走至舞台中央,被甲看到:

甲:刘秘书,你做什么?

乙:(停)张镇长,我将一盆鲜花放到新装修好的书记办公室里,布置布置。

甲:新书记不是要下个礼拜才来报到吗?

乙:是啊,我是先给布置布置。(欲走)

甲:响。停!你来,到我这里来。(乙转身进门甲示意乙将花盆放在茶几上)等新书记来了,由我亲自送过去,也好联络联络感情。

乙:说实在的,张镇长,您完全有资格搬到新装修的那间屋去办公。想老书记退休后,你应该吴的晋升为一把手。想想这么多年,您兢兢业业,埋头苦干,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镇上能有今天,那一件事少得了您?一把手位置空缺了这么长时间,您实际上也已代理了这么长时间。可是,可是,组织上迟迟没有给您转正。真是的,现在倒好,从省级机关里空降下来了一个新书记,你冤不冤?(愤愤不平)

甲:哎,小刘,你不能这样说。组织上有组织上的考虑。

乙:省级机关,别人削尖了脑袋,钻都钻不进去,这位新书记倒好,已在省级机关里混是好好的,偏偏自己要下来,真是的!

甲:这个你就不懂了,省级机关里到处都是官。笑话说,一叶树叶掉下来, 能砸到五个处长,乘乘隆叮咚,五个处长!想想看,晋升竞争是多么的激烈!但是,你一下去,有了下基层的经历,再提升起来就快了!这叫曲线晋升!

乙:您是说,他是下来虚张声势,镀镀金就上去的?

甲:不能这样说,这叫下基层锻炼锻炼。

乙:那一年半载以后,他上去了,书记这个位置还不是您的?

甲:没有发生的事情,不要妄加猜测。(停顿了一下)小刘,镇上规划的新镇区二期工程,招商办那里有没有新的进展?

乙:我叫损毁商办的胡主任讲,他们有重大突破,新联系到一位沈老板到镇上来开发投资。据说这位沈老板财力雄厚,涉及房地产、工矿、企业、商业、流通等多个领域,最主动是他人脉广泛,不但县里,甚至省里,都能路路通,吃得开来不得了!

甲:好,好,只要沈老板一到,请他立即到我办公室里来,我要先会会他。

乙:好(准备要走,又被叫住)

甲:小刘,你把那份镇上去开总结汇报材料上,几个数字给改一改,把今年计划要完成的各项数字,改成去年已完成的数字。今年要计划完成的数字,在原有基础上再调高10%-20%。新书记来了,也好给他看看。

乙:哎哟哟!我的镇长大人,去年已完成的那些数字,我是秘方了几次,狠下决心写下来的。现在再要提高,万一上级来核查,穿帮了怎么办?

甲:你几时看到过来核查数字的?上级明里不不说,暗里还是支持这样做的。我们不能这样永远落后下去,要理解、吃透上级的意图,要自觉加压才行。就叫做:

上级压下级,层层加码,马到成功!

乙:下级骗上级,层层加水,水到渠成!

甲:官出数字!

乙:数字出官!(二人大笑,乙出门左下)

(甲终于要坐下来办公了,打开笔记本电脑点击鼠标)

甲:糟了,糟了!全线下没有 ,全线下滑……被套住了……全被套住了……怎么我投的股票,没有一支上扬?被套,被套,真是一 团子糟,真是真是……

(丙上,A角,女老板,中年,一身名片,性感、妖艳,珠光宝气,但又不失端庄,看上去很干练,连走路风风火火的,右侧上,到舞台中间,停,亮相,后径直走进镇长办公室)

丙:(用英语)哈罗!张镇长,Good morning!(早上好)

甲:您好!您好!(赶紧离座迎上去,握手欢迎)董事长大驾光临,使我这间小小的办公室蓬毕生辉!请坐,请坐。

(丙掏出香烟递给甲一支)

甲:No,No。我现在是执行上级规定:公共场所禁烟,我已经戒烟了!

丙:你当我不懂?这里不是什么公共场所,禁什么烟?再则,你张镇长戒烟,也要一步一步慢慢的来,不然一下子突然戒烟,会引进内分泌失调,会影响身体健康,影响工作,这是不划算的。

甲:有道理,有道理。那恭敬不如从命。(拿烟,两自己叼了一支,甲换出打火机,给丙点上,再给自己点上)

丙:看张镇长今天脸色,红光满面,昨晚筑方城,一定大获全胜!

甲:No,No!小来来,小来来。

丙:张镇长的牌技,圈内人士哪人不知,谁人不晓?是名厨级的赢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甲:这是别人在瞎吹捧。(旁白)到澳门就办理得一塌糊涂。

丙:(从挎包里拿出精包装的被套)这是尊夫人要的名片,天鹅绒,纯棉大号被套,请你交给她!

甲:(怒,将被套摔在地上)请不要将这些不正之风带到我办公室里来!

丙:(毫不示弱)怎么,怎么?春天孩子脸,一天变三变, 说翻脸就翻脸,这啥意思?啥意思?

甲:哎哟哟?我的姑奶奶哎!你看,你看(跑到办公旧指着笔记本电脑)股市直线下滑,我的几支股票,全部被套,你再来“被套”还嫌烦我老头触得不够?

两:(指电脑)被套(指地上)被套(注意“被”字读音)(傍白)我怎么没有想到要避这个词。(从地上携带起“被套”,放进包里)张镇长,你的“被套”全部由我吃进。明天起同,你的股票一定牛气冲天,一路飙升!

甲:谢谢你的吉言,谢谢(英语)(谢谢)Thank you.

丙:张镇长,我今次来,就是关系我干好得多想调到县城学校的事,请务必尽快落实。

甲:你以为是搬一颗青菜,移一颗大葱,调过去就是?想想看,要进几座庙,要进多少道槛,要拜多少个菩萨?

丙:要是象搬青菜、大葱那么容易,我还来找你张镇长做什么?知道你张镇长人脉广泛,门路大。(从包里拿出一信封,住办公旧上一折)这可不是给你的,你的任务是把里面这些全部给化了,把有关领导琼脂来,到高级宾馆、会所搓一顿,你只要给我引荐引荐,余下的事我来搞定。

甲:哎哟哟!我的董事长,眼下中央下达八项规定,谁还敢到外头去显山显水?

丙:我说你脑子平常蛮灵的,这次这么死呆呢?(唱关牧村《假如你要认识我,琼脂到青年突击队里来》(改词))(唱)假如你要请客人,请到我公司食堂里来。(白)不要认为是食堂,我冷库里各种河鲜、海鲜、山珍海味,应有尽有。我的大厨是从五星级宾馆里挖来的特级厨师。厨艺高超,精通八大菜系,煎炸溜煸炒,焖煮酱拌糟(是否再加一段《报菜名》)酒窑里,国产的茅台,进口的路易十六,应有尽有。一流的K歌设备,旋转火车票光,自动麻将旧一应齐全。外加我的服务员,都是我新招的女大学生,年轻漂亮,又有气质。和五星级酒店、会所比,毫不逊色!就这样,咱们说定了,约个时间,请提前通知我!

甲:好!一言为定。

丙:(握手左下)拜拜!

甲: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那人是真正的英雄”。(一拍脑袋)我怎么没想到企业食堂呢?(坐回办公旧,看了看信封内,放到口袋里,嘴里念道)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钱。(仍看电脑,不住的摇头,嘴里不断的发出叹息声)

(乙从右侧夹着个公文包,从右侧急匆匆上,走至中间停,亮相,嘴里不停地说)

乙:(B角,信用社主任)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径直进门)张镇长,张镇长,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

甲:哎哎,哎哎,看你看你,像什么怂样!还是个信用富士康的主任呢!;

乙:审计局要来查帐了,审计局要来查帐了!

甲:不是帐目年年都来查的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乙:这一次是县纪委牵头,来头可不小啊!

甲:县纪委怎么啦,还不是一样查帐?

乙:你知道,我实际账面上钱亏空了好几百万哩!镇农经站并到我信用社的时候,帐上就亏了380多万, 大部分是镇政府的白条。前些时,你到澳门去……

甲:嘘!

乙:(压低声音)你到澳门去,到我那里拿三百万现金,我是碍你张镇长的面子才给的。这可是我违反财经纪律的!以前一直在做人假帐给糊弄糊弄。现在县纪律牵头,审计局一来,肯定要穿帮。

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乙:你赶快把钱汇一点过来,把漏洞补补。哪怕先汇100万来也好, 否则……

甲:我知道了。(挥挥手)

乙:(左下)(嘴里不停地说)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

甲:屋漏偏逢连夜雨。全都的事接二连三。(屋内来回走动)拆东墙补西墙,把手头的股票清仓掉?现在,这行情可亏大了!将血本无归,怎么办?怎么办……县纪委要来……(拿出手机,拨号)

甲:喂!是王大仙吗?……是我,是我,我托你测的流年怎么样?响,已经测出来了?……什么?今年小麻烦?……有什么破解之法?……吧,请你帮我特地另做一场法事,念念消灾经什么的。上次大仙来看了以后,我依嘱在办公室里放了一个佛龛,赵公元帅角我一直供着,诚诚心心, 天天三柱清香……但愿赵公元帅保佑。这一次一定要另外替我做一场法事。我不便来,叫我老婆来……什么?一定要我亲自来?那好,那好, 我一定亲自到……至于价钱么,好计好讲……一定,一定,拜托拜托。(又拨了一号码)喂!是李老板吗?你好,你好!生意很忙吧!我很好很好。李老板,新镇区规划二期工程,你肯定是来投标的吧?好好,李老板,这次我打电话给你,是我最近看中了一只股票,是法力股,肯定能赚钱,还缺一点资金,想跟你借伍拾万元……这样,李老板,你把到我帐上……最好是现金。我仍象过去一样, 写一张借条给你,有借有还么!别人查也查得起。……至于工程标底么, 我可以先透露点给你。……什么,你最近资金也很紧张,抽不出钱?……少一点也不行?……那好,那好,拜拜!(摇了摇头,苦笑)(又拨了一个号码)喂!是钱老板吗?你好,你好!生意一直很忙吧!我很好很好,新镇区规划二期工程,你肯定是来投标的吧?好好,李老板,这次我打电话给你,是我最近看中了一只股票,是法力股,肯定能赚钱,还缺一点资金,想跟你借伍拾万元……这样,李老板,你把到我帐上……最好是现金。我仍象过去一样, 写一张借条给你,有借有还么!别人查也查得起。……至于工程标底么, 我可以先透露点给你。……什么,你最近资金也很紧张,抽不出钱?……少一点也不行?……那好,那好,拜拜!(狠狠地将手机摔在办公桌上)他妈的,都是一帮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怎么办,怎么办?(在办公室里转)

甲:船到桥,直苗苗,天无绝人之路……总有办法的,菩萨保佑,总有办法的……最好今天,那位新联系上的沈老板能来洽谈工程项目,我再见机行事,看准苗头,凭以往经验,向他开口借他一百万,这是是可行的!但愿菩萨保佑,沈老板,你早一点来吧!

丙:(B角)(七十岁左右普通群众)(火气冲冲地从右上,经舞台中间停,亮相,迳直进门,喊)张镇长,张镇长, 今天不把我的事情解决,我就不走。

甲:哎哟哟,老妈妈,你怎么又来了?

丙:上次反映的问题,三个多月了,仍没有解决。要我们拆迁,我们积极响应,许多家还住在安置过渡房里,我们首批住到的安置房,质量一塌糊涂,进新小区的道路还没修好, 直到现在坑坑洼洼的。镇政府去年就答应修好的,可是直到现在……

甲:老妈妈,修路是要化钱的,钱从哪里来,怎么修,有关部门要讲座,要研究。

丙:有关部门,有关部门,我现在就在镇机关里,你说说,哪一间是“有关部门”的办公室?我直接找他去!反正你们只有廿九(研究)没有卅。不要推三阻四,拖到什么时候?还有征地拆迁补助款,给我们的不合理,人家二期工程中,后面的拆迁户,同样的情况,要比我们拿得多!还有二户钉子户,后台硬,直到现在还钉在那里,不满足他们的要求,决不搬迁!

甲:老妈妈,老妈妈,你消消气,消消气,你带头拆迁,做积极分子,政府是清楚的。

丙:现在积极分子成了脱皮果子。

甲:老妈妈,我们征地拆迁的补助标准,政府是有规定的,统一标准,决不厚此薄彼。你说话要有根据,不能瞎说的。

丙:常言道,做官瞒不住当事人,听说上级给我们的钱,绝不止这些,都给雁过拔毛给截留了。当然这些都是私底下暗箱操作的,有关信息,为什么不公开?

甲:没有证据就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同你讲也讲不清楚,蛮不讲理,这里是办公室,哪有这么哇啦哇啦的,请出去,请出去!

丙:你才蛮不讲理。“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你是书记、镇长, 我不找你找谁?

甲:对,对。“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我虽然是个镇长,但党内我只是镇党委副书记而己。这样吧,新的镇党委书记下个礼拜就要到任了,等新书记一到,我们一定替你解决,这样满意了吧!不要妨碍我办公,请回吧,请回吧!

(等于推丙出去,丙向门口走了二步,突然回身,喊)

丙:还有,还有!

甲:老妈妈,你还有多少问题要讲?

丙:最近,自来水改水,深井水改大河水,改就改么,又要向老百姓收钱,前些时电考虑改线,换电线杆、换变压器、换火表,没有向老百姓收一分钱。

甲:水是水,电是电,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丙:可都是关系到老百姓切身问题的民生大问题。

甲:上级关心群众生活,深井水改为大河水,管道要换、水表要换。

丙:深井水和大河水都是水,原来的水表好好的,一直在用,为什么强行报废换新的?

甲:县里拨了专款,镇上凑一点,群众自己再负担一点,这是合情合理的么!

丙:象我这样的老、弱、病、残家庭,收费应该照顾点才是。现在反而一般人家收200元,我们这些人家收300元。那有这样的道理!

甲:每户收费是有统一标准的,不能乱收费的,说话要有根据,你有证据吗?

丙:我现在拿不出证据,我交钱的收款收据,给施工队在干活的时候给拿走了!

甲:收款收据是给你的凭证,施工队要拿它做什么?

丙:你问我,我问谁去?

甲:好,好,好,你反映的问题,我们要调查,一并给你解决,请回吧,请回吧!(推丙出去到门口)

(在以上这段戏里,适当时候乙已从左侧上悄悄地站在门口。C角即将上任的镇党委书记沈浩亮,一身休闲装)

丙:(到门口时回头大喊)要赶紧查,不要等这里也出了个马超群才查!!!

甲:一定查,一定查。

乙:这老妈妈说的拆迁补助款的事,我不清楚。可是安置小区道路坑坑洼洼是事实。二期工程地块,还有二户钉子户还在那里,没有清空地皮,这也是事实。为了工程,我刚到现场去过,这对二期工程开发是有影响的,地块不空不能动工?

甲:(对突然出现的乙,有些意外,上下打量了一番)为了工程你到现场去看过?……请问你是——

乙:敞姓沈。

甲:(突然醒悟)原来是沈老板,欢迎,欢迎!里边请,里边请。

乙:(莫明其妙,一愣,旁白)沈老板?那我就当一回沈老板吧。(进内)

甲:请,请(示意乙在沙发上坐下,拿杯子,放茶叶,倒水,递给乙)想不到沈老板这么年轻,想早就出去闯江湖了吧!

乙:见笑,见笑。

甲:想不到沈老板二期工程还没有正式拿到手,就先到现场考察去了,佩服佩服,一定是对二期工程志在必得。可是我仔细看看你,实在不象个老板,倒象个……

乙:难道象个浸民的不成?(旁白)看来这个假老板不好当。(起身对甲)说说看,哪里不像?

甲:首先,一般老板都是西装领带,皮革锃亮,挎着名片公文包,一身是名牌。看你,一身休闲装、运动鞋、普通包,这当然不是主要的,主动的是第一次见面,一定会首先递上名片。

乙:今天我是先来看看,没有准备,名片我没有带。

乙:哎呀,香烟!(一拍脑门)我自己不抽烟,口袋里有,但常常麒麟先递烟,失礼、失礼!

甲:沈老板不抽烟?(甲、乙同时拿出香烟请对方抽)

甲、乙(同时):抽我的,抽我的。

乙:抽我的(亮了一下牌子)锦绣中华!

甲:抽我的(亮了一下牌子)至尊九五。我的好,抽我的,抽我的。(硬塞了一支给乙,同时自己叼了一支,用打火机给乙和自己点上。乙抽了一口,咳得很厉害。)、

甲:(旁白)看来真的不会抽烟。第三,老板戴的都是名片手表,而你戴的却是上海牌。

乙:这个么,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想当年的今天,是我和我相恋多年的女友结婚的日子。我岳父送给我俩的结婚纪念品:上海牌毛主席像情侣对表,所以每一今天,我们一定要翻箱倒柜地给找出来载上,以资纪念,决不忘记。

甲:你们真是一对恩爱夫妻!

乙:那张镇长,你戴的表是……“劳力士”!

甲:马马虎虎,马马虎虎。沈老板一路考察下来,有什么印象?

乙:我一路走来,看着拦路虎……

甲:你是开着蓝色路虎车来的?(看窗外)怎么没见停在机关大院里?

乙:二户钉子户,还拦在那里,地块不空,怎能动工?

甲:这是我们镇政府的职责,只要你合同一签,动工之际,我保证场地清空。听说沈老板资金雄厚、人脉广泛,涉及房地产、工矿企业、商业、流通等多个领域。对本镇的二期工程是志在必得。

乙:哪里哪里,只能说本公司发展,刚刚步入正规。主要是我老爷子,从一个普通的泥瓦匠开始,白手起家,拼搏了廿多年,借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才有今天的规模。我是大树底下好乘凉,一直替老爷子跑跑龙套。

甲:(旁白)原来是个富二代。

乙:现在老爷子非要让我独立工作,要把位置让给我,我心中不敢怠慢,因此先来看看,摸摸情况。

甲:小沈老板,年轻有为,一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乙:谢谢你的吉言,在项目投标上,我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优势。象我老爷子这一辈,因为经过创业暑期的艰辛,钱看得比较重,每个铜板,都要掂掂重量,该化钱的时候缩手缩脚。而我们这一代,是在蜜水中长大,不差钱,敢花钱、肯花钱!谈项目,搞公关,看准相准,炸弹甩上去,6位数!甚至七位数,叭!百占百胜!

甲:好,好,话说到这儿才听出点大企业家的味道来。

乙:(喝了口茶)这茶喝到这儿,才品出点茶的味道来!(坐下)

甲:那么请沈老板速到招商办,具体看看材料,最快的,甚至今天就可以把合同签下来。

乙:你们不是要进行招投标吗?

甲:你是个企业家,应该熟知行里的潜规则。所谓的招投标,还不是做做样子?最后还是我说了算,你懂的。

乙:好,只要你张镇长肯出力帮忙,使我投标得手,我一定感激万分。你懂的:六位数,甚至七位数,叭!(做甩势)

甲:好,好,先别说这一个,那咱们一言为定。我把招商办的同志叫来,咱们实质性地谈上一谈。

乙:不过,张镇长,你最后作得了主吗?听说你们镇的发书记马上就要上任了,到时……

甲:新的党委书记?沈老板蛮灵通的么。告诉你,新书记跟我是老同学、老朋友了。我们一块在省党校学习,同班、同桌,一宿舍住宿,还是上下铺哩!(唱老狼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里头二句)这一次是我积极要求把他派到我这里来,和我组成黄金搭档,我们镇的前景将是万太光芒。再说,他新来乍到,情况不太敦,还不要征求我的意见?已签好合同,他是不会提出异议的!(办公旧上电话铃响)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到办公桌上接电话)喂!是我……什么?县纪委严副书记带领审计局的人要来……已到秘书室了……好,好,我知道了!(挂上电话)这个阎罗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做什么?不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向乙)对不起,沈老板,我还有公事要办,请沈老板到楼下招商办,先把资料看一下,我们以后再谈!请,请。

(乙还没起身,丙从右侧一脸严肃,一身正气,雄纠,三亚地上至舞台中间停一下,亮相,径直进门)(C角。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54岁)

丙:张镇长,张镇长,怎么,不欢迎我?

甲:哪里,哪里,严副书记的到来,使我这间小小的办公室蓬毕生辉,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丙:啊哟哟!我铜陵张镇长,红光满面,想必昨晚筑方城,一事实上大获全胜!

甲:No,No,小来来,小来来,娱乐娱乐,娱乐娱乐。

丙:张镇长的牌技,在圈内人士中,哪人不知,谁人不晓。是钻石级的水平,赢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甲:我哪是什么钻石级的!那是别人在胡说八道!

丙:是啊,你的水平确实还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有些特例,譬如牌桌上有领导在,你必输无疑,而且输得一塌糊涂,你不要只会打内战,要部出亚洲,走向世界,到澳门去把钱赢回来,才算高超水准呢!

甲:哎哟哟,我的严副书记千万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我怎么到澳门去赌钱呢!

丙: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到办公桌上,看到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上班族时间炒股票,还有没有王法啦!

甲:这,这(语无伦次)这是我玻璃后在家炒股票,今天一上班,将电脑带来,刚打开,就象看电视,打开电视机,还没有调新台,肯定还是原来的频道。

丙:你给我说老实话,那来的钱炒股票?赚了多少钱?

甲:自己的钱,不,不,还有向人家借的钱。刚开始,还稍微赚了点钱,现在股票全线暴跌,我的几支全给套住了!被套、被套,股民的烦恼,可亏大喽!

丙:不要嬉皮笑脸,妮嘻嘻,妈哈哈的。(大声)张怀彬同志,我是代表组织上正式找你谈话。

(以上这段时间里,乙在那里喝茶,适当的时候,起身准备离开)

甲:(正要回答,猛看见乙还在那里。起身没走几步,便走向乙)你这么还在这里,对不起,沈老板,请你马上到楼下招商办,我这里有公事要办!

乙:好,好!(向外走,经过丙前面,与丙正好相互看见,几乎同时)

乙:严姨!

丙:小亮!(两人紧紧握手)哎哟哟,小亮,好久没看见你了,你妈妈好吗?

乙:好,好,她去年退休了,在家替我们带带孩子,到公园里跳跳小苹果;到老年大学里学学绘画,练练书法,还参加老年业余文娱演出队演出。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甲:你们之间认识?

丙;岂止认识,我跟他妈妈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小姊妹,她妈妈大我一岁。他妈妈结婚的时候,还是我当的伴娘呢!(指乙)他可完全是土生土长的土八路,后来他妈妈随军去了,把他留给外公、外婆,安中毕业后才到爸妈那里去的。

甲:原来如此……(欲问)

丙:(对乙)你爸爸也好吧!最近忙些什么?

乙:老爷子好着呢!他一生离不开军队,离休后参加了军迷俱乐部,和一帮年老的、年少的,男的、女的军迷在一起,搞各种野外军事游戏,到珠海看航展,还到巴黎去看航展呢!

甲:(旁白)他不是说他爸是泥水匠出身的企业家吗?现在怎么变成军队离休干部呢?富二代怎么一下子变成官二代呢?

丙:真是羡慕死你们啦!明年,到明年我也要退下来,也要过过这种神仙般的日子!小亮,说说你自己吧,今天怎么在这儿?

乙:怎么说呢?我在机关里,也算混得不错吧!

丙:是啊,我知道,你不到卅,就已经是正科级干部了。

乙:可是,我总觉得不能所迫我的专业特长,我是农业大学毕业生,应该到基层去,到农村去,跟农民群众在一起,才能发挥我的特长。因此多次打报告,要求下基层,到什么地方呢?肯定生我养我的地方,因此我就回来了。到了县里,我又要求到比较偏远的乡镇,因此就到这里来了。

两:响,原来如此。我前些日子就听说,省机关要下来一个干部,想不到是小亮你啊!刚才我听到怎么叫你沈老板呢?来,来,来(对甲指乙)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来的本镇党委书记沈浩亮同志。(对乙指甲)这位是……

乙:我俩认识,你俩是在省党校一块学习的老同学、老朋友,同班同桌,一宿舍住宿,还是上下铺哩!(虽老狼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头二句)

丙:(对甲)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甲:哎哟哟,是沈书记,欢迎欢迎。(俩人握手)惭愧惭愧,请我刚才的胡说八道,胡说八道。沈书记的到来,将为我镇售后的工作,揭开一个光辉的新篇章!

乙:我俩都是人民的勤务员,要兢兢业业,诚诚恳恳,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这才对得起党的培养,人民的期望!

甲:对,对,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丙:张怀彬啊张怀彬,我说什么好呢!你平时不注重学习,作风浮夸,弄虚作假。从小贪开始,胃口越来越大。须知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始于累土。长年累月,数字可大喽!上班炒股票,赌钱赌到澳!群众举报信,垒得那么高!十八大后,仍不收手。沈书记也不是外人。现在,我代表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宣布:张怀彬同志,经组织上批准,你被双规了!你要老老实实地交代问题,不要抱任何幻想。这里没有什么铁帽子王!中国电信地象上次那样,有人会保你出来。我顺便提醒你一下,你那个省里所谓的靠山,已被中纪委巡视组给双规!(将佛龛里的赵公元帅像拿出往甲手里一塞,一束灯泡追照赵公元帅像。到办公桌上,将甲的笔记本电脑拿在手中)请吧!县纪委的汽车就在下面,走!(和乙握手告别)

乙:(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进来,吹走所有污浊的东西吧!!

(幕落)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向上
CopyRight © 2016 中共南通市海门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海门区监察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北京中路600号 邮编:226100 电话:0513-82200569 传真:0513-82267009